新生代农民工的基本现状与时代烙印
    农民工是改革开放进程中成长起来的一支新型劳动大军,是我国现代产业工人的主体和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新生代农民工是指出生于上世纪1980年以后,年龄在16岁以上,在异地以非农就业为主的农业户籍人口,他们是在改革开放下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群体。

    新生代农民工就业现状和生活环境相对传统农民工来说,有了很大改善。他们的思想观念、价值标准、工作欲求甚至人生态度等,也与传统农民工有着很大区别。虽说在城乡二元社会体制尚未彻底打破的今天,新生代农民工与传统农民工也有着类似的社会境遇,面临着一些共同的社会问题,但他们的生存与发展已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新生代农民工的基本现状

   新生代农民工作为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着重要的主力军作用,也在社会加速转型的背景下,形成了庞大的新一代群体。

   从数量上来看,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全国农民工总量为2.3亿人,外出农民工数量为1.5亿人,其中,16岁至30岁的占61.6%。据此推算,2009年外出新生代农民工数量在8900万左右,如果将8445万就地转移农民工中的新生代群体考虑进来,我国现阶段新生代农民工总数约在1亿人左右。这表明,新生代农民工在我国2.3亿职工中,已经占将近一半。

   从年龄来看,据全总调查,新生代农民工的平均年龄为23岁左右。新生代农民工的初次外出务工年龄更低。这意味着,新生代农民工一离开初中或高中校门就走上了外出务工的道路。在珠三角,传统农民工初次外出务工的平均年龄为26岁,而在新生代农民工中,80后平均为18岁,90后平均只有16岁。与传统农民工相比,他们普遍缺少离开校门后从事农业生产劳动的经历。

    从婚姻状况来看,有数据显示,新生代农民工主要是一个未婚群体,新生代农民工中的已婚者仅占20%左右。这意味着,这一群体要在外出务工期间解决从恋爱、结婚、生育到子女上学等一系列人生问题,这与外出期间80%已成家的传统农民工相比,存在很大差别。

   从受教育程度来看,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9年,在新生代农民工中接受过高中及以上教育的比例,30岁以下各年龄组均在26%以上;年龄在21~25岁之间的达到31.1%,高出农民工总体平均水平7.6个百分点。同时,新生代农民工中接受过职业培训的人员比例达到36.9%,高出传统农民工14个百分点。数据对比说明,相对传统农民工,他们的文化和职业教育水平已有较大提高。

    从成长经历来看,新生代农民工没有经历过父辈那样从农村到城市的变化过程,与城市同龄人更为趋同。很多新生代农民工自小就跟随父母移居城市,或是在农村一毕业就到城市打工,因此他们对城市生活环境比对农村生活环境更熟悉、更适应;即使出生、成长在农村,他们在务工前也同城市里的同龄人一样,大多数时间在学校读书,不熟悉农业生产。

    新生代农民工的时代烙印

    新生代农民因其出生成长于改革开放、社会加速转型的时代背景下,而明显带有不同于传统农民工的时代烙印。

    新生代农民工处在体制变革和社会转型的新阶段,物质生活的逐渐丰富使他们的需要层次由生存型向发展型转变。与传统农民工相比,新生代农民工在择业时更强调获得尊重。调查显示,有78.6%的青年农民工认为“尊重比收入更重要”。传统农民工选择工作更为注重收入高、工作的稳定以及基本的社会保险,而新生代农民工把自己的人格看得更重。这是社会进步、物质逐渐丰富的客观条件在起作用。由于经济压力逐渐变小,新生代农民工对工作中的发展层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更多地把进城务工看作谋求发展的途径。

新生代农民工的工作目的取向出现多元化。不同于传统农民工平平淡淡的生活理念,新生代农民工更多地是想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换种活法。多数新生代农民工是怀着远大的理想或美好的梦想来到城市打工的。传统农民工打工的首要目的为了家人生活得更好,这一点被很多新生代农民工所继承(53.5%),但同时其工作目的取向呈现多元化局面:为了“使自己生活得更好” (16.7%)、为了“给社会做贡献”(8.8%)、“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8.6%)等目标取向也逐渐增多。

    新生代农民工倾向选择技术含量较高的工作,而且继续学习和再发展的愿望比较强烈。传统农民工大多不计劳苦,愿意选择收入较高的工作。相比之下,新生代农民工更年轻、文化程度更高、见识也更广,其思维、心智正处于不断发展、变化的阶段,因此外出务工观念亦处于不断发展、变化中,希望有继续学习和发展的机会,但对许多问题的认识又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职业经历刚刚开始,职业道路尚处于起步阶段,在职业发展上存在较大的变数。

    新生代农民工比较重视闲暇的价值,闲暇效用及价值得到体现,加班意愿更具弹性。很多新生代农民工偏好闲暇,希望充分利用工闲时感受城市文明,释放青春激情。在他们看来,闲暇具有成本,可以用货币衡量,而选择加班则意味着放弃闲暇带来的价值,无疑对他们是一种很大的、可量化的损失,此时若加班的边际收益大于闲暇的边际收益,就必然放弃闲暇,进行加班,反之则放弃加班选择闲暇。

  新生代农民工对于市民身份的认同远远大于农民角色的认同。他们处于由农村人向城市人过渡的过程之中,同时兼有工人和农民的双重身份。从谋生手段来看,靠务工为生,重视劳动关系、工作环境,看重劳动付出与劳动报酬的对等,关注工作条件的改善和工资水平的提高,具有明显的工人特征;但是受二元体制的限制,他们的制度身份仍旧是农民,作为农民的后代,也不可避免地保留着一部分农民的特质。传统农民工近似于候鸟的打工方式和亦工亦农经历造就了他们城市过客心理。  

录入:组织部  拟稿: 白青锋  来源:《中国日报》  审核:组织部  点击:5399 次  更新时间:2010/7/8 15:14:00  
Copyright©2006 Scgqt.org.cn,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共青团四川省委员会组织部 蜀ICP备05014943号